婁底日報 婁底晚報 新聞中心 縣市區 法治 專題 旅游 房產家居 文化 圖吧 更多
婁底新新網 > 文化 > 百花園 > 正文

我和祖國共成長

2019/8/21 9:05:47  來源:婁底新新網  婁底市第二完全小學:聶紅波

1967年,我出生在漣源市的一個小山村,村子里的人不僅沒有良好的精神生活,就是物質生活都極為貧乏。我小時候的記憶里,什么都是限量供應,什么都要憑“票”購買,人們的生活離開糧票、布票就寸步難行。我們生產隊那個窮啊,隊里人基本上買不到國家“供應”的東西,更不談過上好日子,穿新衣服了,小孩穿的都是大人們挖藥材從溆浦人手中兌換的紡紗布料做的衣裳。那時候,大家都是處于半溫飽狀態,只有逢年過節或家里來客人外,一家人才能吃上一點點的豬肉,嘗一嘗葷。平時我們吃的主食都是紅薯丁加少量的白米飯,菜肴便是蔬菜葉居多難得吃到一頓葷菜,尤其是家里人口多勞力少的人那日子過得更是苦。

那年代農民雖然日子特別苦,可那種多子多福的理念卻根深蒂固,各家各戶都有三四個孩子,像我們家只有兩個孩子的倒是新鮮事了。大人們忙于出工賺工分掙口糧,孩子們就只能自己“野”,三五成群的都是扎堆的“野孩子”。我們童年時代的玩具就是自制的小玩意兒:滾鐵環、打彈珠、香煙片、肩背木頭槍打鬼子、跳房子、打陀螺……手中所謂的玩具其實都是一些就地取材的物品,有個布娃娃,就是很奢侈的玩具了。女孩們的游戲便是池塘里撿來的田螺外殼用釘子釘了小洞用麻繩串在一起用它來跳房子就成了極好的娛樂工具,還有做小布包裝上小泥沙用來打石子;男孩子們茶余飯后課堂外就更是野性十足了,三五成群的在曬谷場上滾鐵環、打彈珠、香煙片、肩背木頭槍打鬼子,更有甚者干脆就是上山捕鳥采野果下河塘摸魚抓螃蟹,到生產隊地里偷食花生之類的食物。現在的小孩兒,想要什么玩具沒有呢?黃頭發、藍眼睛的洋娃娃,手槍,飛機,輪船,大炮,還有那層出不窮的各式電子游戲、智力玩具不勝枚舉……

憶往昔,我相對其他孩子來說要“幸福”,家里只有我和弟弟兩個小孩,爸媽盡量讓我們生活好點,寧可苦自己,每天也讓我們吃一頓大米飯。但是畢竟那年代日子苦,家里也不是可以衣食無憂的,爸爸媽媽成天起早太黑地勞作,也還是有吃不飽時。我五歲就上了小學,大概六、七歲時,我就會幫父母分擔家務和做些力所能及的農活,一般來說我的任務是負責砍柴、打豬草之類,家務方面我負責洗碗洗衣服——雖然我并不喜歡衣服,但是“窮人孩子早當家”,很小的時候我就覺得這是我應該做的一件事情,所以基本不需要督促,努力去做好。而打豬草是我的最愛了,尤其是喜歡背著籃子奔走在田野上,花花綠綠的大自然真的很迷人。當然豬草也采得特別多——那時候媽媽每年都會養兩頭豬,年終的時候一頭豬上交,一頭宰了做年豬肉。殺年豬的時候最熱鬧了,父親會接親戚們來吃年豬肉,那時便已經能感受得到父母辛苦一年后收獲的驕傲,因為能夠殺年豬的農戶并不多。農忙季節我就會跟著大人拖稻草、割稻子,七歲左右在田里拖稻草(就是大人們用打稻機把稻子打到板桶里然后把稻草堆在旁邊再扎成草把,小孩子就把這些草把拖到岸上去,剛打的稻草新鮮濕潤很沉),那時候是出集體工,一天下來會是全身泥巴。盡管滿身的泥巴倒也是樂在其中,特別是一天下來也能為大人們撈上一兩分工,個個都是滿心歡喜。“雙搶”季節是一年中最熱的天氣,應該要趕在立秋前將割稻插秧的事情做好,但那時侯出集體工效率不高,每年都會拖到立秋以后,所以農忙的“雙搶”一般都要忙上二十多天,我們便都會跟著大人們做上二十多天的割稻插秧的農活。不過,現在想來應該是那時年紀小估計也是圖個窮開心罷了。

我們那時候沒有幼兒班也沒有學前班,五歲我開始讀一年級(爸爸是民辦教師),我還記得我上的第一節課是語文:毛主席萬歲,第二節是算術課:1+1=2,每天都是很簡單的課程,比如“中國共產黨萬歲、我愛北京天安門、我愛爸爸媽媽”等,算術課就上十以內的加減法了。學習生活最開心,不僅有大哥哥大姐姐的照顧還有自在的課余生活,快活有熱鬧。學校坐落在公路旁邊,后面就有一座小山,山上有許多野果子樹,特別是有特別多的苦株樹,樹上年年結有密密麻麻的苦株子,果子成熟時可以摘下來吃。經常有調皮的孩子在下課或者放學后偷偷地去后山爬上樹玩耍或摘苦株子,被老師逮住之后自然也會被狠狠地批評一頓,甚至會請家長,因為繞過公路去后山不安全。老師的視野決定著學生的視野。其實我們那個時候也不用學很多知識,當時正是“四人幫”鼓吹的“白卷英雄年代”,語文課除了認課本上的字外,我完全沒有印象老師還講過開闊學生視野的知識,數學當然也是加減乘除而已,鮮有能夠實際運用的知識。懵懵懂懂地讀到小學五年級的時候,忽然就聽說毛主席逝世的消息;不久粉碎了“四人幫”,那時的我雖然成長在“白卷英雄”,可能爸爸是老師的緣故吧,慶幸自己并沒有不學無術,讀完小學就以優異的成績考進了鄉中學,還遇到了栽培我成才的好老師,這時我才感覺原來真正的老師是這樣,也是這時讓我有了學習的目標和樹立了“我要做老師”的理想。后來也如愿以償地當上了孩子王,做了一名最年輕的山村女老師,彈指一揮間,當老師做教育一晃就是30余年。

     我難忘,第一次坐汽車是1983年去縣城參加教師入門培訓。由于是第一次坐汽車,或者由于身體素質不好,對汽油和顛簸非常不適應(當時的公路其實就是一條比較寬闊的泥濘大道而已),在車上暈得厲害,那種痛不欲生的感覺刻骨銘心,心想此生一輩子不坐汽車就好。后來一看到汽車就害怕,就有暈車想吐的感覺。出生于窮鄉僻壤的小村莊在山溝溝里渡過了童年、少年和大部分青年時代的我,16歲以前從來沒有乘坐過汽車的我,從未想象過城市是什么樣子,更是從未想象過自己還能夠乘坐飛機上北京去廈門游港澳…….如果不是改革開放給我們國家帶來的巨大變化,作為一名普通教師的我是無論如何也難以想象的。

我難忘,一支筆,一塊刻板,一張蠟紙,一架油印機,映著教師的責任與堅守。雖然現在教室已經配備了電腦、電子白板、空調、打印機、攝像機等先進教學設備,但對于上世紀80年代的教師們,粉筆、黑板、油印機則是他們最得心應手的教具。那時候給學生用蠟紙油墨印試卷是一件很麻煩的事兒。刻板一般由老師自己完成,從刻板到印刷全是手工。每到期中或者期末考試,老師們得提前把卷子內容刻到蠟紙上,然后用油印機一頁頁印出來。刻寫過程需要十分小心,稍有一點閃失,就會把蠟紙戳破,印出的試卷便會落下一個黑點,影響了卷面效果。刻寫蠟紙非常考驗老師的基本功,需要用鐵筆一筆一畫進行,字體大小適中,印出來的字跡美觀大方。刻寫很費時間,一份試卷最起碼要兩個多小時。就是這樣,老師讓學生有了復習練習的機會。一張張蠟紙上,寫滿了我和父親的教書生涯,寫滿“老師是蠟燭,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奉獻精神。欣喜現在的課堂上,師生互動性很強。為了讓學生更直觀理解教學內容,老師們會在課堂上使用PPT、云智能白板一體機等工具,這些已經成為課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這樣的課堂內容更為豐富,孩子們的學習熱情也更高,多變的教學方法、無限的空間想象,使課堂變得生動活潑、教學也變得無限輕松。我充分利用網絡工具,在家長群里上傳每節課的課件,方便家長在家里對孩子進行知識的梳理和查漏補缺,讓家長感受我的教育用心。

雖然我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一線基層教師,從我自己的求學生涯和從教經歷中,我目睹感受到了祖國真好,國家助學興教的政策越來越好,孩子們真幸福,接受教育一個也不落下,殊不知曾經是能有書讀的孩子又能有幾何?這些年來,湖南省加快構建完善從學前教育到研究生教育所有學段覆蓋、公辦民辦學校全覆蓋、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全覆蓋的學生資助政策體系,大力推進學生資助精準化,學生資助覆蓋面逐步擴大,資助項目越來越多。在義務教育階段,實行貧困學生建檔立卡制度,一方面給予財政資助,免除學雜費、發放生活補助;另一方面,各學校教師定期、不定期對建檔立卡學生入戶走訪,了解近期生活學習情況、談心談話、學習輔導等。相對而然,教師工資與地位也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倏忽彈指間,人生逾半百。山積而高,澤積而長。三十多年來,我在自己的教學園地中,默默耕耘,不問收獲,我將原本普通的課堂化作了傳播智慧的紐帶、聯通心靈的橋梁、塑造靈魂的殿堂,在黑板上寫下了愛與包容,寫下了綿綿遠山、星辰大海,寫下了人生故事、苦樂酸甜。我們是在動蕩不定的年代成長起來的非比尋常的一代人,卻又是能同新時代共同前進的一代,我和祖國的故事其實就是我和學生一起成長的故事,這個故事過去很精彩,現在也很精彩,未來會更加精彩。我更悟出了:

為什么我們總是熱淚盈眶,因為我們的血為祖國流淌。

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值此祖國媽媽70華誕之際,我向您告白:祖國萬歲,我愛您!

標簽: [ 編輯:王星]

版權與免責聲明:

婁底日報、婁底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婁底新新網發布,凡注明為婁底新新網的稿件轉載務必注明來源原文鏈接地址,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婁底新新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相關閱讀

新聞頭條

熱點推薦

熱點圖片